圣经百科  > 所属分类  >  神学辞典    Y    一划   
[0] 评论[0] 编辑

一性论派

  基督一性论派,古代后期基督教的一个异端教派。该派认为在基督教里,耶稣的本性仍和神性在一起而非人性。主张基督的人性完全溶入神性,故只有一个本性。反对正统教派主张的基督神人二性虽互相联合、继续并存但互不混淆之说。5世纪中叶,君士坦丁堡附近,隐修院院长欧迪奇和亚历山大宗主教丟斯库若倡导这一学说,于451年被卡尔西顿公会议定为异端。继续信仰此说的有埃及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亚美尼亚教会等,它们与当时的罗马帝国国教教会分裂而独立至今。

  428年,安提阿的聂斯脱里当上了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他主张二性二位说,否认基督的神性与人性结合为一个本体,而认为其神性本体附在人性本体上,因此不同意把马利亚当成为“上帝之母”,最多可称为“基督之母”。他的论点遭到亚历山大里亚主教奚利尔的猛烈抨击。双方展开论战。亚历山大里亚早已与罗马结成同盟,共同阻止君士坦丁堡的势力。430年,罗马主教西莱斯丁一世在罗马召开地方会议支持奚利尔,以革除教籍威胁聂斯脱里,强迫他放弃主张,但聂斯脱里置之不理。

  431年夏,东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二世,在以弗所召开会议解决争端。奚利尔一派的代表最先到会,他们不等对方代表到达,便擅自开会,匆忙通过决议,把聂斯脱里定为异端并撤职。几天之后,以安提阿大主教约翰为首的聂斯脱里派主教们到齐后,也自行开会,以破坏会议的罪名把奚利尔撤职,历史上称这次会议为“小宗教会议”。罗马教会代表到会后加入奚利尔派一边,把约翰也撤了职。双方大吵大闹,互相指责。东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二世为保持太平,把聂斯脱里和奚利尔两人都撤了职。聂斯脱里回安提阿原来的隐修院去。奚利尔则返回埃及,即不服从会议决议,也不服从皇帝命令。

  这次会议后,多个派别的冲突虽然被调解,但是聂氏被革除牧首的职务,其教派亦定作异端。

  以弗所会议虽然是以谴责聂斯托利派为主题,但两派斗争并未结束。433年双方在政府干预下不得不互相让步,暂停论战。安提阿派不在支持聂斯脱里,奚利尔派则表示同意安提阿派的信经格式:“所以我们承认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完全是神,也完全是人······因为两性联合在一起,所以我们承认一位基督······圣童贞女马利亚是上帝的母亲,因为称为道的上帝成了肉身,成了人,籍着他的怀孕把他自己与由她所产生的肉身联合了起来”。这个妥协显然对奚利尔派有利,因为他们达到了排斥聂斯脱里的目的,并使东方教会接受了他们所主持的以弗所会议,罗马教会就更不用说了。聂斯脱里派并未罢休,直到435年,皇帝才以诏令的方式把聂斯脱里派定为异端。

  433年安提阿与亚历山大里亚两派之间的妥协只是暂时的。

  444年,亚历山大里亚主教奚利尔去世,丟斯库若继任亚历山大里亚主教。446年,夫拉维安继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

  这时,君士坦丁堡附近有一个奚利尔派的主教(隐修院院长)欧迪奇(优迪克斯)宣称:“我们承认我们的主在联合之先(即在神成人之先)原有二性,但在联合之后,便只有一性了,并且肉身基督的人性和其他人所构成的物质不同”。

  欧迪奇捍卫在基督里面只有一个本性的思想。他将两种本性紧紧地连接在一起,这样人性完全被神性所吸收。正如一滴蜜落入海里,在里面溶解了。在基督里面人性消失在神性之中。所以,欧迪奇否定了基督奥秘,及其作为救主和救赎主的使命的核心前提。整个基督教的救赎教义处在危险中。

  欧迪奇是古代基督教神学家,极端的奚利尔主义者,一性论的奠基人,是奚利尔的学生。反对聂斯脱里的二性二位论。

  448年,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夫拉维安召开地方宗教会议,召见了欧迪奇,当欧迪奇拒绝撤回主张时,夫拉维安谴责欧迪奇为异端。欧迪奇得到了亚历山大宗主教丟斯库若的支持,后者则追随奚利尔的思想。亚历山大里亚大主教丟斯库若抓住这个机会向夫拉维安发动攻击。夫拉维安与欧迪奇都向罗马主教利奥一世(此时已自封为教皇)写信,争取他的支持。利奥一世于449年6月复信(《利奥大卷》)表示支持君士坦丁堡,主张在基督里有两个完整无缺的本性:“在每一个本性和实质之共有性均无所贬抑的情形之下,两下集合拢来在一个位格里”。亚历山大里亚大主教则极力维护欧迪奇,在他的请求下,皇帝狄奥多西二世于449年8月在以弗所召开宗教会议。丟斯库若主持会议,会上提出的口号是:“将那些把基督的本性分成两半的人劈成两半”。会议恢复欧迪奇的职务,判决二性论者为异端,废黜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夫拉维安及6位东方教会的重要主教,并禁止宣读利奥一世向会议提出的《利奥大卷》。此次会议混乱不堪,双方大打出手,据说,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夫拉维安在会议上身受重伤,不久就死了。丟斯库若虽然大获全胜,但亚历山大里亚与罗马的联盟却从此决裂了。此后利奥一世称这次会议为“以弗所强盗会议”,宣布会议无效。

  450年,支持“以弗所强盗会议”的皇帝狄奥多西二世去世,继任皇帝马西安支持君士坦丁堡一派。451年,马西安等在君士坦丁堡附近的卡尔西顿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共520多位主教(一说600多位),除利奥一世的代表和两位非洲主教外,其余主教全部来自东方教会。会议将主持“以弗所强盗会议”的丟斯库若撤职并驱逐出境。会议重申《尼西亚信经》和《君士坦丁堡信经》,谴责关于基督只有神性没有人性的说法,并组成一个委员会来修订信经。信经中关于基督位格的解说,基本上按照利奥一世向449年会议提出的《利奥大卷》写成的。与会的主教们虽然不太情愿去修补尼西亚信经,但他们还是提出了新的界定;我们同声认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同一位圣子,神性完全,人性亦完全;是真正的神,也是真正的人······具有二性,不相混乱、不相改变,不能分开,不能离散;二性的区别不因合一而消失,个性的特点反得以保存,汇合于一个位格、一个本体之中。这个声明反对了欧迪奇的教义,会议认信耶稣的神性和人性不可改变。

  自此以后,在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中的大多数基督徒依赖卡尔西顿信经,并以之为拯救、独一无二的神——人耶稣基督教理的基础。

  这个信经,就是整个教会认为解决了基督论问题的正统教义。这是皇帝和教皇为了各自的目的,而共同争取来的一次教义胜利,历史上称这次会议为第四次大公会议。这次会议对罗马教会固然有利,这次会议打击了亚历山大的权威,一些坚持基督一性论的教会继续各行其是,加速了东方教会的分裂。

  卡尔西顿大公会议后,西方教会自然坚决拥护按照《利奥大卷》制定的卡尔西顿教令,但东方教会却在很大程度上持保留态度。在许多东方教徒看来,基督就是上帝,所谓两种性质不论怎样解释,基督仍然只是半个上帝。他们坚持基督只有神性,所以被称为基督一性论者,主要分布在埃及、叙利亚一带,他们的口号是上帝曾被钉在十字架上。

  457年,基督一性论派的提摩太人任亚历山大里亚大主教;461年,基督一性论派的彼得任安提阿大主教。于是,埃及与叙利亚教会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君士坦丁堡,特别是安提阿大主教彼得把《三圣颂》改为:“圣哉上帝,圣哉强健者,圣哉永远不死者,你替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最后一句“你替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彼得擅自加上去的,这一行动使正统派与一性论派的对抗更加激烈了。

  482年,东罗马帝国皇帝齐诺,为了使混乱的教会重归统一,颁布了《赫诺提肯谕》即《合一谕》,得到君士坦丁堡教会的支持,事实上取消了卡尔西顿会议所规定的教义,对一性论派让步,因而被西方教会所咒诅。484年,罗马主教斐理克斯二世把君士坦丁堡大主教阿卡西乌革除教籍,并宣布与东方教会断绝来往,史称“阿卡西乌分裂”。直到519年,东罗马帝国皇帝查斯丁一世(518——527年在位)正式重申确认卡尔西顿声明,分裂才告结束。这样做虽然缓和了东西方教会的矛盾,但君士坦丁堡却与埃及、叙利亚教会的关系更加疏远,使东方教会日趋分裂了

  527年,查士丁尼一世(527——565年在位查斯丁一世之子)登上东罗马帝国皇帝的宝座。查士丁尼一世在位期间武功显著,曾统一了意大利与北非。同时,他本人也是一个神学家,在位期间把教会完全置于自己控制之下。他想重新解释《卡尔西顿信经》,使信经本身既不受损失,与亚历山大里亚的奚利尔派神学相吻合,又与聂斯脱里派、安提阿派不发生矛盾。这样既可争取一性论派,使东方教会感到满意,又因为不反对卡尔西顿会议,而不开罪西方教会。最后,查士丁尼一世采用了“上帝受苦”的说法来阐明三位一体中有一位肉身受苦的意义,并决定利用政权强制贯彻他的神学主张。544年,他召开了有名的“三章”辩论大会,谴责坚持基督两性论的主教奥道罗、狄奥多莱、依巴斯三人的三篇文章。553年,查士丁尼一世召开君士坦丁堡第二次公会议(第五次公会议)旨在结束三章案的争议。会议通过了“上帝受苦”之说,强迫罗马主教维吉里接受,并决定君士坦丁堡教会的地位在罗马教会之上,造成了表面统一,内部不和的局面。

  第五次大公会议之后,东西方教会对《卡尔西顿信经》仍然各有自己的解释。到6世纪末,东罗马教会已是四分五裂,形成了耶路撒冷、君斯坦丁堡、、亚历山大里亚、安提阿四大中心,分庭抗礼。到了7世纪,伊斯兰教兴起,穆斯林先后占领了大马士革、耶路撒冷、安提阿、亚历山大里亚,并多次围攻君士坦丁堡。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又为联合做了一次努力,但却引起了另一个新的争论,即基督是否具有两种意志,即神的意志和人的意志,还是只有一种神的意志。649年,罗马主教马丁一世在罗马召开会议,宣布基督有两种意志。争论进行了约50年。681年,皇帝君士坦丁四世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第六次大公会议,会议确定基督具有两种意志,只是人的意志听命、从属于神的意志。

  但是,在近东有许多基督徒拒绝卡尔西顿信经。他们坚持认为,在耶稣里面,不是神性和人性结合形成一个位格,而是说耶稣拥有唯一一个本性,在这个本性中神圣的生命和人是不可区分的。这就是一性论;它是促成一性论教会和东正教其它教会分裂的重要因素。伴随着拜占庭权利在远离东罗马帝国地区的逐步衰弱,一性论导致如下几个教会的形成:科普特教会、现为埃及最大的基督教团体;与之相关的是埃塞俄比亚教会;叙利亚教会。

  很明显,卡尔西顿会议没有解决如下问题;在单一的位格中神性和人性如何合一。在人的层面上,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圣经认为道成肉身大事件是绝对独一无二的。卡尔西顿申明的优点在于它确立了真理的边界。实际上,它竖起一道篱笆,然后说;在这里面存在的是神—人的奥秘。在这次事件发生1500年之后,我们或许希望得到更加便于理解的条款。但是,我们不敢放弃那时教会的信条。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格里高利一世,大格列高利    下一篇 卡尔西顿大公会议 Council of Chalcedon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