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百科  > 所属分类  >  神学辞典   
[0] 评论[0] 编辑

约翰•卫斯理 Wesley, John(1703~91)

生于英国北部林肯郡的厄普卫司,是撒母耳和苏撒拿卫斯理的第五个儿子。约翰与他的弟弟查理斯(圣诗作者),是十八世纪福音复兴运动和循道运动的领袖。

卫斯理的家族有很深的宗教信念。他的祖父是清教的不从国教者;父亲受过高深教育,后来决定返回英国国教,并且在牛津大学受业;而约翰的母亲,不管是用哪一个世纪的标准衡量,都可说是个杰出的妇女。

约翰十岁即离家,往伦敦的查特豪斯受教育(1714),后来(1720)再在牛津的基督教会书院就读(学士,1724;硕士,1727)。他在1725年之前,没想过“要以宗教作为一生的事业”;这种改变可说是他的宗教或道德的改变,与十三年后的福音悔改同样真实、重要。同年,他受按立为执事,而翌年则成为林肯学院的院士。透过一个“宗教朋友”的影响,卫斯理开始阅读金碧士(参效法基督)、泰勒(161367,英神学家、主教,兼名作家和讲员,有“英讲坛之荣耀”之称),和劳威廉等人的作品。1727年夏,卫斯理离开牛津,在罗克特(Wroot)教堂担任父亲的助手,并且在1728年受按为长老。

1729年他在林肯学院的邀请下,返回牛津,很快就成了弟弟查理斯所召聚之群体的属灵领袖。其他学生称他们的团体为“圣社”,后来则改称为“循道派”,指他们凡事皆循规蹈矩,是语带讥讽的。无论如何,这群体一起研习新约希腊文,把无数的神学及属灵作品写成简易本,每星期禁食两次,每周领圣礼,并且定期探访病患的及坐监牢的人。

约翰和查理斯卫斯理于1735年父亲去世后,便离开了牛津,去美国乔治亚宣教。宣教期虽颇短暂,对兄弟俩的属灵生命倒有重要的影响。首先,令他们改变的有两项因素,一是透过往美洲船上一班德国莫拉维弟兄敬虔的生活,另一是当时新兴的活动,就是以小组形式,给予完全奉献的男女信徒属灵训导。约翰于1738年回英国后不久,便遇上莫拉维会的牧师伯勒尔,他强调因信称义,内心有得救确据,及胜过一切罪恶。卫斯理深为这些信念折服,认为是与圣经、历史的基督教,及几个见证人的经验吻合,于是他也开始追求及传讲因信称义的道理了。

1738年的五月二十四日,卫斯理参加了伦敦亚得门街莫拉维会的聚会,觉得心里“异样温暖”,皆因有人在会中宣读了马丁路德写的罗马书注释之序言。近代学者对卫斯理这个福音经验的性质有不同的意见,但后来的历史显出,这个经验实在影响了他每一方面。他由这经验而生出的热心,又联合了他弟弟查理斯和圣社其他会员(如怀特腓德),便形成了一股复兴的火焰,使伦敦、布里斯托尔,及报纸传媒触目。

强调个人藉信心而得救恩的经验,是当代英国国教之领袖视之为不需要的“新教义”,他们认为人单靠婴儿洗礼,就足以得救。很快地,大部分英国国教的教会大门都向卫斯理关闭,他们只得在街头聚会。1739年四月,怀特腓德邀请约翰去布里斯托尔,好把金斯伍德大批新信主的煤矿工人组织起来,以基督教教义牧养他们,训练他们成为门徒,这正是卫斯理最擅长的恩赐。

循道派神学的核心是爱∶神的爱是为万人的,而神的恩典亦是为所有人预备,只要人在耶稣基督内,以信心接受祂的救恩即可得到。

这种(预期的)恩典观所著重的乃是,神把自己给予每一个人,要与人建立亲密的关系,并且保障人真正有机会回应。称义或使人得救的信心,是恩典的结果;而悔改归正的经验,则是由两部分构成∶称义,那是基督的公义归到信徒身上;和新生或重生,那是圣灵把基督的义生在或归到信徒身上。成圣的恩典包括信徒由悔改到死亡之间,圣灵在他生命中的工作;卫斯理认为这工作既是即成的,也是渐进的。因为那是恩典的工作,是人只能透过信心来接受的,所以成圣可以是即成的。但“整个成圣”的工夫,基本上是人对神和对别人的爱,因此成圣就是神无限及大能的爱,在有限的信徒身上彰显的过程;就此意义而言,成圣就不可能是一种“绝对完全”那样的静态状况(这是卫斯理不断否定的),而是一种不断向前推进的状况。

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不仅是一套神学,而是一种对基督徒生活的了解,强调信徒与慈爱天父之间那种喜乐又个人的关系。这个关系落实于人对上帝的敬拜,和对人的爱。爱失丧之人的意思,就是在传福音时“把基督给他们”;爱贫穷人的意思,就是社会关怀──为孤儿寡妇预备房子,提供免费医疗、食物、衣物、教育,及主日学等;爱初信者的意思,乃是训练他们成为门徒──小组牧养;倘若信徒给教区教会逐出来(当代英国国教对循道派信徒常采取的行动),便为他们举行圣餐;并且为初信者预备圣诗与属灵诗文、研经材料、祷文、单张、儿童祷文、日课、诗歌;出版成年人属灵的作品(包括神学和灵修的),每月的属灵杂志。总括来说,约翰有生之年一共写了四百多种不同的出版物。

在基督徒群体中,爱人的意思乃是诚实地放下偏见,同心协力,为要得着失丧之人(如∶“致天主教信徒的信”),加上真诚的合一(合一运动)精神,愿意从每一个真正属灵的传统去得着教益。他爱全世界的心,使他能说∶“世界就是我的教区”。他自己为宣教而去过的地方,包括乔治亚、德国、威尔斯、爱尔兰和苏格兰。自1769年起,卫斯理便差遣循道派的宣教士去北美洲,而在美国与英国战争后,更按立他们,使他们继续在前线工作。

卫斯理的工作实在惊人,在他五十二年的事奉生涯,平均每年走四千哩(骑马),共讲了四万篇道。但他最成功之处,乃是能选召、组织,及训练人成为属灵领袖,包括男人和女人在内;透过不断成长的小组、地方领袖,和游行布道家,卫斯理能够维持宣教的热诚及其果子。他从不忽略对初信者的教导和训练,务要使他们成为门徒。从实际的意义而言,约翰卫斯理的循道主义,是牧养的更新,也是实践平信徒事奉工作的果子(包括男、女信徒在内),更是对福音神学和宣教的真实回应。透过卫斯理和循道主义,十八世纪英国广大的劳动阶层,终于有一种可行的灵修生活。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崇拜 Worship    下一篇 慈运理 Zwingli, Ulrich (1484~1531)

标签

参考资料

[1].  《当代神学辞典》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