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百科  > 所属分类  >  神学辞典   
[0] 评论[0] 编辑

工作 Work

按创世记的记载,工作是人存在一种基本的形式。其特性主要有二∶首先,人是按神的形像造成(创一26),可以参与神较广义的创世计划,他们的使命就是利用神赐给他们的恩赐,去看守和管理神所造的万物。第二,因着人的堕落,工作便必定会使人劳累;人反叛神而招致的咒诅(创三17),是叫人必须“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创三19)。这就是旧约有关工作的两个主题。旧约相信工作是神为世界定下的秩序,虽然人的罪玷污了世界,但人仍要自愿接受,因为那是神赐福的媒介(诗一二八1及下)。不过若要为工作下定义,我们却不能就其特性而称之为神的秩序;不管是神创造之工或人的工作,都有一个明显的目标,那就是第七日安息(创二2,和要守安息日的命令(出二十11)。与现代人闲适之概念不一样的是,安息并不是一种闲懒的方式,它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活动,包括敬拜神和享受祂的创造。

新约重视工作一如旧约,并且把它置于基督的名称下来解释∶祂的事奉、神迹及救赎(约四34)。道成了肉身,成为拿撒勒一个木匠,就显出工作是必需的,也是美善的。不过基督的工作,已使他的子民超越了必须性的凡俗境界,而进入喜乐与自由的领域去事奉神。圣经斥责任何企图代替神之国度的工作;另一方面新约书信又提醒我们,要视每日的工作及生活为事奉上帝的机会。基督徒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9),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使福音广传;故此,勤力工作就不仅是一种责任,或只视之为顺服律法的要求,乃是对基督之工作感恩图报。

基督徒的召命或说圣召,是在基督内的新生命。这词语所指的,首要者不是指职业或工作的角色;不过为了对抗中世纪天主教会把修道院提升到“神圣使命”的层次,改教家便用了“职业”和圣召的概念,来阐明就是所谓平凡的工作,也可以用来荣耀神。路德、加尔文和其他人重新肯定,一般工作是基督徒生活重要的一部分,不是一种牵累。有人(特别是韦伯)指出,改教家本于神的选召来解释的圣召或工作,是更正教工作伦理的重要元素;其他同样重要的,是避免世俗的玩乐,这是节省时间及有纪律地用时间的重要动力。韦伯认为这种工作伦理,与欧洲早期的资本主义有密切的关系;这种理论反而经不起历史学家的考究。但无可置疑的,此等价值观(或其世俗版本)对西方人的工作态度,的确有很大的影响力,直到今天,在某些工作队伍内仍然如此。韦伯的贡献,乃在使人重视工作的价值,包括宗教价值,而其范围则由个人委身于工作,到它之社会组织亦在其内。

圣经论到工作的教训,受到主前二千年到主后一百年,地中海东部之经济活动形式影响。当时的社群若非是游牧民族,就是农耕之民,一切工作都是以家庭为中心,且多以土地拥有权为核心。在今天的工业社会,其基础是资本的累积,和劳动力的自由巿场,它对工作神学所呈现的问题,自然就有别于昔日。首先,今天人了解的工作,有时与薪酬分不开;就此意义而言,工作成了价值的准绳,容易低估那些只限于家庭之内,或是义务的工作。第二个问题是,劳动巿场并不是一个分配工作最完善的机制,结果使很多人不是没有工作,就是做一份不适合的工作。第三,工业社会必然有一套非常复杂的分工办法,使好些工作只是不断重复,没有意义。人不是工作的主人,却反成了机械与组织的奴隶。所有这些方面的问题,在西方都引起许多批评,可惜神学在这方面的反应十分迟缓。不仅如此,今天人仍持守着偏狭的工作观,仍然视成就和拥有物质为神恩待的证据。不过愈来愈多人从圣经学到功课,知道不管是就业或失业,我们都需要在工作的社会组织内,维持一个公义与和平的关系,而这个问题(不是所谓个人委身的工作)才是历史上和文化上,最多元又难解决的问题。

工作的神学必须承认,工作是人存在及良好生活所必需者,它对所有人、每一代,及经济发展的任何一个阶段皆是如此。无论自动化会怎样解放人脱离繁琐的工作,一个“不用工作的社会”,却不是一个正当的目标。在受造界内,有益的工作是没有完结的。工作神学还要在权柄、控制、科技和疏离感等问题下,探讨工作本身的价值;它必须运用现代的批评方法,发展出一套可以应对此时此地之问题的伦理。最后,神学必须面对工作之社会组织(及反组织)的挑战,特别是大量失业的问题。当劳工巿场决定了人生活、社会身份及参与的权利,我们的首务就是确认,做一份有用的工作,乃是人之社会权利。神学再不能像以往一样,只视工作为个人的问题;我们乃要人认识,在工作的世界内,人人在神面前都要互相倚靠,就如在家庭、教会,或一国之内那样。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再洗礼 Rebaptism    下一篇 崇拜 Worship

标签

参考资料

[1].  《当代神学辞典》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