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百科  > 所属分类  >  圣经辞典    W    七划    K    语汇   
[1] 评论[0] 编辑

旷野飘流 Wilderness Wanderings kuàng yě piāo líu

      当以色列人出了埃及,他们在西乃半岛的旷野和南地飘流了40年,然后前去征服那应许之地。在这段时期中,最重要的事件记载在出埃及记、利未记和民数记中。

      按圣经所记,他们在旷野艰苦的岁月,使这原先是埃及奴隶的不同支派,演变成为一个邦国。在西乃,他们成为一个民族、一个邦国,有一位神、一个共同目标──征服迦南。

飘流的年代

      民数记十四章34节,三十三章38节和申命记一章3节,记述他们在旷野飘流了40年。虽然在圣经中,“40”有时是指一个完全的数字,但经文记述中许多确实的年日资料,的确暗示这是实际的年日。然而,很难知道这段时期在何时开始和终结。

      按照列王纪上六章1节,所罗门开始建造圣殿,是在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以后的480年。建造圣殿始于主前950年,这显示了出埃及必是发生于主前1430年,而征服迦南约在主前1390年。但近代的学者一般认为,出埃及和征服迦南的日期最少晚于一世纪后(主前1290-50),这是基于考古学家的发现。但两者都缺乏可信的证据。在旷野飘流的40年中,头1年半有较详细的记载,从出埃及到探子窥探迦南回来(出十二2至民十四),以及最后1年,有关征服外约但(民二十至申三十四)等事迹,都清楚记述了。介于中间的年代,即各支派在近加低斯巴尼亚旷野安营的经历,记载很少。在民数记十五至十七章所描述的片段,估计是有关这个鲜为人知的时期。

飘流的路线

十二支派安营次序十二支派安营次序
      飘流的年代难以确定,以色列人经过西乃半岛所走的路线更难确定。虽然圣经记述许多旷野中的地名,各支派在哪里安营,但今天很难确定那些地区的位置。因为只有那些继续有人居住的地方的名称才会存留至今;但旷野的部族来去不定,同时,不同地点的名称,不但容易遗忘,且名称也容易更改。因此,虽然民数记三十三章详列以色列人停留过的地方,但学者还是不能肯定大部分地方的位置。然而,加低斯(民三十三3637)很可能是西乃北部最大的水源──库底律泉;而摩押地的几处地方(44-49节),也可以约略估计它们的位置。红海和西乃山是发生最重要事故的所在地,却未有一致的意见,这是令人惊异的。

      按照圣经记载,以色列人要经过红海逃离埃及。当风向转变,海水回流,埃及追兵全被淹没。于是以色列人向西乃山前进,在那里停留了差不多1年(出十九1至民十11)。后来,从那里起程往加低斯去,在那里安营,作为根据地,直至约40年后,他们进军征服那应许之地。

      传统认为,圣经中提及的红海,是指红海西面的支流,即苏伊士湾。西乃山相信是西乃半岛南部的高山之一,可能是莫瑟山。由于没有其他可靠的证据,这传统可被接受,但并无确据。

      今天,一般学者也同意,圣经时代的苏伊士湾伸展,北达苦湖,亦是横过红海的地点。在苏伊士运河还未建成前,那里有一道浅水的地段,约2哩宽,贝都因人(居住沙漠的亚拉伯人)在天气良好的日子可涉水过到对岸。这正符合出埃及记十四章21节的所指:“耶和华便用大东风,使海水一夜退去……海就成了干地。”

      由于所涉及的地方距离,尤其在莫瑟山和苏伊士湾中间,水源极少,西乃山可能位于更远的北边。另一个可能是西乃山即希拉勒山,颇接近加低斯。不过,西乃山接近加低斯,且它与埃及的距离,似乎推翻了这种说法;因为从埃及往西乃山,经文记述约有3日的旅程,从埃及往加低斯,需时11日(出五3;申一2)。近来,最适切的说法称西乃山就是辛比沙山位于苏德平原上的一个孤峰。亚拉伯语的意思可能是“颁赐律法的山”或“颁赐人的律法”。它的位置距离埃及边界和加低斯巴尼亚都很适合,周围有充足的水源,可供应大群人如以色列众支派享用。

以色列人出埃及和进迦南的可能路线以色列人出埃及和进迦南的可能路线
      假设所谓红海就是苦湖,西乃就是辛比沙山,那么,在出埃及记提及另外一些地方的位置也同样可以确认。渡过红海后,再走3日的路程,到达玛拉(出十五23),玛拉必定是在苦湖以南25哩,那里仍有一口盐井(在希伯来文,玛拉即“苦”的意思)。以色列人从那里来到以琳,那地有水泉和70棵棕树(出十五27),这必然是摩西井。至今,那里仍然有12口井和一个棕树丛。以琳在玛拉以南8哩。

      以色列人从以琳来到利非订。那里没有足够的水,他们又遇上了亚玛力人(出十七)。缺水的情况,正暗示他们离了海岸,来到提赫沙漠。他们离开了利非订之后立刻去到西乃(出十九2)。在西乃坐落的谷中,有青茂的草原,早已吸引了亚玛力人,所以他们来和以色列人争战,为要阻止以色列人得着那地。以色列人打败了亚玛力人,就在西乃安营(出十七8-13)。

      在西乃停留了1年以后,他们就往加低斯去,在这段期间,约有1个月,他们为了食物,向摩西发怨言,对他的领导生怨(民十一,十二)。他们在这期间经过巴兰的旷野(民十12),西乃半岛最大的旷野。那里到处都是砂砾,只有稀少的植物和水。申命记一章19节称之为“那大而可怕的旷野”。

      探子从加低斯出发,去窥探那应许之地。可是,他们悲观的报告,使人们更为忧虑。百姓不相信神会帮助他们征服那地。于是,神惩罚他们,要他们在旷野飘流40年,直到那不信的年长一代都死去了(民十三,十四)。他们不愿接受神的判决,且企图攻打亚玛力人和迦南人,但这次他们失败了,甚至被迫要在加低斯和阿卡巴湾之间,那往红海的路上飘流(民十四25)。

      在他们飘流的最后阶段,以色列人曾再次尝试从南方进入迦南,这次他们打败了亚拉得王(民二十一1-3)。以后他们尝试改变战略,要从东边过约但河,于是经过以东的边界。但外约但北部的国家想阻挡他们,结果被以色列人打败了。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占据并留在那地。这些在外约但的胜利,标示着飘流的生活已告一段落,而征服迦南的日子将要展开(民二十一10至三十六13;申一至三)。

重要事件及其意义

      现代的读者对历史发生在“何时”、“何地”,会很有兴趣,但圣经却关注到“何事”和“为何”,且在这段时期特别着重4类事件:(1)在西乃颁布律法;(2)设立崇拜;(3)神迹;(4)民族的背叛。

神迹

      在旷野飘流期间,神时常向他的子民说话。如在圣经中其他地方一样,这些启示时常与神迹一起发生。这些神迹有两种:供应的神迹和审判的神迹。在旷野时常缺水缺粮,而出埃及记十六章2节至十七章7节、民数记十一章及二十章,告诉我们神好几次怎样供应他子民的需要。在西乃北部的地区,一年中有一段时间仍能捉到鹌鹑,而有一种味甜的青苔类植物,常被认为是吗哪,也可以在那里找到。这些神迹最令人感到奇妙的,是神垂听摩西的祷告,丰丰富富地供应以色列人。

      与这些供应的神迹强烈对比的,是多次的审判或刑罚。一系列击打埃及人的灾难使以色列人得以逃亡,而高潮是在埃及的追兵竟覆没在红海中(出七至十五)。从那时起,叛逆的以色列人因行恶而遭到突然的击杀。亚伦两个儿子因未经神的吩咐,擅自烧香而被烧死(利十12)。摩西的姊姊米利暗因忌恨抱怨而受罚,结果长大痲疯(民十二9-16)。叛党可拉、大坍和亚比兰,以及他们的家属被裂开的地吞了,活埋在地下,他们250个支持者也被神降下的大火烧灭了(民十六1-35)。以色列人不忠心事奉神,且与巴力毗珥连合,神就降瘟疫击打他们,有24,000人死亡(民二十五1-9)。

民族的背叛

      先前提及神的审判和愤怒临到不顺服的以色列人;但这些审判只是他们在旷野飘流的一环,是更广更阔的主题中的一段。在旅程中,人们总是不知足、不服从;从人的观点看,他们因缺水缺粮,就质疑摩西的判断,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不能适应旷野生活的人来说,旷野是最荒凉而可怕的。但这些抱怨被定罪,很明显是因为以色列人有神与他们同在的记号:云柱和火柱,他们理应不用惧怕。

      可是,当摩西在西乃山上接受神颁布律法,百姓竟在山下铸造金牛犊来敬拜(出三十二)。虽然他们知道神应许他们,去征服那应许之地,但有些探子向百姓报告所见的困难,却败坏了他们的信心(民十四);就连民中最崇高、最圣洁的大祭司亚伦和全民的领袖摩西,也因得罪了神,以致他们未进入那应许之地便离世(民二十1223-29;申三十四)。所有被派去窥探那地的探子中,只有约书亚和迦勒能进入并住在那应许之地。

      旷野飘流不但是一个有趣的时期,孕育出以色列的民族意识,它也表明了神不看人类的软弱、犯罪,仍然实践他的应许。这些事迹同时显示了“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3;太四4)主耶稣曾引述这经文,指明他自己与古时的以色列人一样。他像他们那样进入旷野,以预备他一生的工作;基督徒也该如此。基督徒当知道蒙召跟随主的脚踪,借着相信神的应许,并顺服他的话而活,尤其在艰难和受试探的时候,更要如此。在保罗来说,旷野飘流成为基督徒生活的鉴戒,显明了不顺服所带来的危险(林前十1-11)。

——G. J. Wenham


另参:“征服迦南”;“立约/约”;“出埃及”;“圣经中的律法观”;“会幕,圣殿”;“十诫”;“以色列史”;“西乃/西奈”;“寻的旷野”;“汛的旷野”;“巴兰”;“旧约年代学”;“祭祀”。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阿伯 Oboth ā bó    下一篇 阿博拿 Abronah ā bó ná

标签

暂无标签

参考资料

[1].  圣经百科全书[M].中国基督教协会,1999:842-845.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