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百科  > 所属分类  >  基督教神学   
[0] 评论[0] 编辑

科学与神学 Science and Theology

本文所用之“科学”一词,是指有系统地研究自然世界,是一种理性、实用和社会性的活动。故此它应与由此种活动所搜集回来的经验性“资料”分别出来;很多不曾受过专科训练的人,会称这些资料为科学。科学事工的精准定义与方法,会随着时代不同而改变;“现代科学”可说是始于文艺复兴及改教运动的时代,自那时起,科学与神学的关系亦有不同的界说。

1.科学与神学的不同代模

有人以为科学代模与神学代模是完全独立的,因此认为下面讨论出的可能(及问题)是完全不需要的。此等意见与历史的证据不吻合;历代的事实告诉我们,科学与神学是不断地,也是强烈地影响着对方。

第二,是对抗式代模。在英国维多利亚王朝的晚期,特别是达尔文之后,就有人盼望可以将教会领导文化的地位夺过来。无可否认,当时的科学发现(像加利略和达尔文),的确动摇了教会似乎是从圣经而来的传统,人便刻意为科学培育一种战无不胜,又涵括力广的形象。此时的实证论哲学亦帮上一个忙,因为它宣称至终只有科学知识才是有意义的。人漠视此等宣称怎样歪曲了历史事实,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怀抱此等自大无知的思想。

第三个代模是互助互长的。此模式(真实名称在当时却不是这样)可上溯到十七世纪的培根(15611626);他说到两本书∶一本是自然之书,另一本就是圣经,我们要仔细阅读此二书,并且要好好明白。因为此二书均源自同一作者(神),故此它们是不可能有冲突的;但也因为它们各有不同的目的,我们就不应把“哲学”(科学)与神学混淆,或企图在圣经内寻找科学资料。不过有时圣经与科学资料,看起来真的好像有矛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更要分辨出二者不同的解释,而这些不同的解释是互补长短的。

加尔文采用了奥古斯丁的俯就论,认为圣灵俯就人,采用人的语言来解释属灵的原则;故此圣经描写创造的日子、宇宙的结构,说到太阳(相对于地球)停住,以及普世的洪水,都不应该按其字面意思解释。换句话说,圣经与科学对自然现象的不同描述,是各有不同的目的,是互相补足,而不是彼此对抗;圣经一直关心的,是属灵与永恒的问题。这模式在今天仍有效,特别是关乎创造论的争辩。尽管“互补长短”的代模有许多优点,但亦有不少难处,特别是在近代历史学家的研究下,发现科学与神学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此等关系均是这个代模的盲点。

第四个代模可说是尝试补足上一个代模的缺欠,因此可称作“共生”代模。它指出历史上科学与神学的思想,一直是互助互长的,一方面的成长常会刺激另一方面发展,反之亦然。它肯定了一个我们早已接纳的思想,即是大多数人的知识都是从文化环境衍生出来,但又不会影响不同资料的独立,不管是圣经或自然世界的。它乃是说,在解释这些资料的时候,神学或科学的概念皆存于同一脑袋内,就正如它们是存在于同一社群内。因此,它们某程度上相互影响,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而事实也确是如此。

2.科学对神学的影响

神学对科学的回应一直相当多,最早的例子就是自然神学。从波义耳(162791,英科学家兼哲学家,从宇宙的秩序归纳出全智的创造者)到佩力,英国作品中满是想把科学发现变作基督教护教学之基础的思想。有人这样说,此等努力的背后,乃是希望社会稳定,而强大的圣公会正发挥着这样的作用,不过此说的疑点颇为明显。他们希望不变的科学定律能支持教会不变的教义;虽然如此,就是在达尔文主义对教会展开无情的攻击后,“设计论证”仍然被人接纳,不过却不及以前那么具说服力了。今天人对自然世界的知识已大有进步,有人便想再强调这论证的可信,不过至今成效不着。

如牛顿所强调的机械式宇宙那种惊人的规律,对神学便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说神是介入我们的世界行事的神,祂真的介入祂所造的机械吗?或祂根本不会如此?这两难最能在拉普拉斯(17491827,法国天文学家及数学家)的评语(却可能只是人穿凿附会)中表达出来;他说在他的宇宙论中,“不需要那个假设(神)”。这便为自然神论提供有力的刺激,帮助它成长;由此而起的还有神体一位论。十八世纪也有人认为,一切自然事件(不仅是那些能被已知的科学定律解释的)均应看作是神的工作,但那种“缝隙的神”的神学,却还是相当流行,完全误解了科学与神学的关系。

神学对科学的第三种反应,是在圣经解释的范围内,它起码可以上溯到加利略在1615年的名言。他说在圣经内,“圣灵的本意是要教导我们怎样去天堂,不是天堂的种种事情”──他说出这个回应,起码部分原因是他在望远镜的发现,能为哥白尼昭雪。从那时候开始,科学的发现,常常就促使教会更新她传统对圣经的了解;这包括古时人为地球定下的年岁、宇宙的结构、挪亚洪水的范围,以及生物界物种的起源(包括人的起源)。倘若这些重释是用在宇宙论上,没几个释经家会反对;但是当同一的方法用在重释人的起源时,就会引起激烈的争论,至今不变。

至为重要的是,在重释圣经的当儿,我们不应为科学预备一个独特的位置;但同样地,我们也不应该忽略它。就以布特曼及其他人所倡议的化除神话运动来说,这是神学对科学的一个反应,可惜却有失偏颇。他们说,在科学的时代,神迹是不可思议的,这个说法既不符合哲学,亦与历史相违。它忽略了一个事实∶科学的定义只能处理恒常又不断重复发生的事,却不能否定例外的事。再者,他们也忽略了一个趋势,就是当化除神话运动流行的时候,那种古老、实证论式的科学教条主义正在衰微。为什么会这样呢?理由当然有很多,较明显的是,随着热力学、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的发展,牛顿式的机械式宇宙观(亦即是布特曼等人持守的)愈来愈站不住脚。

最后,可以稍为一提的,是怀海德及赫桑安等的进程神学,也算是神学对科学的一个回应,是要从科学家的眼光来了解神与世界的关系。

3.神学对科学的影响

我们可以这样说∶现代科学的起源和发展,是科学家自改教运动以来,对圣经的启迪所作的回应。此等回应可从许多科学家的作品,以及科学和宗教理论的相似看出来。我们可举出下列五种圣经的启发∶

1.从自然界驱走神话、精灵,甚至是“神灵”∶自然界可以接受科学的研究;这种精神与圣经说自然界是神所造,又要倚靠神来存在,是完全配合的(诗二十九,八十九,一○四,一三七等)。因此只有神当受敬拜(申二十六11;赛四十四24;耶七18等),自然界则不。一种机械式的宇宙观代替有机式的宇宙观(可说是自然界自己的化除神话运动),与这种新的醒觉是配合的。

2.自然律∶西索(24579)指出,十七世纪兴起的“自然律则”,其实是从圣经教义而来的(尤其是伯二十八26;诗八29);后来有学者给予肯定及强调。

3.实验方法∶英国的清教主义与欧洲的加尔文主义,均鼓励人管理自然界,认为这能与古代异教文化那种抽象思维分别出来;他们认为这与圣经教导我们去“试验”各物的命令是相符的(帖前五21;罗十二2;诗三十四8等)。

4.控制大地∶培根和他的跟随者认为,圣经(创一26;诗八68等)清楚教导人要改变自然界,使它造福人类。

5.为了神的荣耀∶科学研究能让神的名得荣耀,这思想早见于教父的作品,但最强烈的还是出现在十七世纪,就如古卜勒(15711630,德国天文学家及物理学家)研究那些传扬神荣耀的星体后,不禁欢呼起来,说他“按着神的思想来思想”。单是这一点,便能为研究自然界提供无限动力。

近代科学的确是本于基督教神学才能诞生,这说法毫不夸张;那么在一个已忘记此事实的世代来说,圣经神学实在要肩负一个更重要的角色,就是在伦理指引上。我们要重建圣经中管家的思想,好能在一些令人难以判断的问题上作出指引,诸如生态环境的污染,以及可能发生的核子毁灭等。这一切问题皆因科学家一直只顾发展科技,而无顾及伦理的问题。尤有进者,很多近代科学都在侵蚀人类的尊严与价值,从生命科学的延伸,到所谓“社会生物学”,或如一些无知的衰减主义者,按希腊的原子派学者所说,一切现象全可用属物的理论解释;对一个如此缺乏安慰与希望的所谓“科学”世界观,神学肯定可以有很多提醒。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罪与罚 Crime and Punishment(2002)    下一篇 欣嫩子谷 Gehenna;Hinnom,Valley of

标签

参考资料

[1].  《当代神学辞典》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